{page.title}

专访江南:《九州缥缈录》比《指环王》更重

发表时间:2019-10-09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Ss)由刘昊然、宋祖儿主演的电视剧《九州缥缈录》正在热播。作为小说原作者,作家江南以总编剧的身份加入电视剧中,为观众创造一个新的九州世界。近日,他接受凤凰网娱乐专访,分享了对行业中小说影视化现象的看法,更爆料自己在《九州缥缈录》众多女性角色中,最为偏爱女主羽然。

  如今的电视市场中,小说作品影视化的情况屡见不鲜,作品商业化是否会让作者失去写书初衷一直是网友热议的话题。对此,江南认为电视剧和小说是不同的作品,自己的追求是保持自己的初心,不要为了拍电视剧而去写小说,希望将小说呈现为完整状态之后,再去考虑是否进行影视化改编。

  作者与读者之间是相辅相成的关系,江南用“诚实”一词形容自己与读者的互动,他坦言作者写书很耗费精力,既要为自己造人设,又要写故事实在很辛苦,夏天在野外作业男同志怎样护肤?!针对网友对自己作品究竟属于武侠还是奇幻的质疑时,江南回应称它们不属于任何一类,而是更倾向于《指环王》式的故事,甚至于比《指环王》的重量还要再重一点。

  凤凰网娱乐:小说作品影视化特别考量剧情的细节,在开拍后,是否再在剧本上做过改动?

  江南:我觉得这是两种不同的作品,电视剧的工作并不是还原小说,电视剧是一个多人产生的新的作品,他是用画面讲故事的,而小说是用文字讲故事,小说存在的意义不是被改编为一个电视剧,因为小说写出来它就是一个完整的东西被大家阅读,欣赏小说的方式和欣赏电视剧的方式无关。

  但是小说在改编为电视剧的时候,有三个东西是不能变动的——原作所谓的精神,或者说他的价值,第一是主要人物之间的关系,不能把本来作品中两个人物的兄弟关系,在电视剧中改成撕逼,这是对原作的损害。

  第三则是人物的高光时刻,因为这是你的作品被读者记住的时刻,(如果)把高光时刻给人家删没了,读者(难免心里)落空。

  凤凰网娱乐:和原著相比,电视剧加入了更多女性的角色,是否相应增加了感情线?

  江南:(的确)比原作多,但感情线不是硬加的。像姬野的感情线,其实原作写到了,但是没展开,而且这条感情线本来应该在之后发展,但是我们(在电视剧里)提前了。小舟公主的感情线是新的,在原作里面没有,原作她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

  江南:小舟是女政治家,她是一个逻辑清晰,目标明确,但是她个人的感情还在困扰着她成为政治家。羽然其实一直就是一个想当二混子的姑娘,她(之所以)成为羽族的领袖,是因为命运把她推到这个位置上,她跟小舟恰好相反,小舟是“我知道我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人物,或者是辅佐我的哥哥成为一个伟大的人物,但我还被女孩的天性困扰。”羽然则是“大家都不要让我当王”,但(没办法)使命来找她了,而赢玉是一个蛮夷女子,我非常想写这样一个角色,她更像羽然一点,她对生命或生活的诉求,以及她的爱恨更直接。

  江南:没有,其实有人研究过,当每个人在想象画面的时候,有的人想出的画面非常清晰,能精确到每个细节,有人想的画面,就只有核心部分。我觉得作者很有画面想象力,但往往是勾勒大概,把提纲的画面刻在脑海里面,但不会精确到每个细节。(凤凰网娱乐:你也属于大概勾勒类型?)我肯定想不到每个细节。所以这些部分交给美术老师和导演们去做比较好。

  江南:上映的时候,观众去找出来的才是真正的问题。作为制作者担心的是,观众能否进入剧情,跟着故事往前跑,最后谁能容易的进入这个故事?这是观众告诉你的。

  凤凰网娱乐:近年小说影视化较多,是否担心作品商业化违背了自己写书的初衷?

  江南:写书就只是写书,在这一行就算做到顶,赚钱也不过跟J.K.罗琳差不多,卖书赚不了什么太多钱,小说完结后是属于你和读者共有的东西,属于作者工作的完成。

  而作品商业化,本身我觉得拍电视剧不太赚钱,但也算是商业化,毕竟会产生在网上付费,免广告看电视剧的过程,但这不是由作者来完成,而是由一个更大的团队来完成。电视剧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个艺术品,是一个作品,是一个产品。如果要在电视剧这个环节上控制商业和艺术,走到一个比较圆融、不偏不倚的状态中,其实我觉得是制片人要把控的部分。

  对作家来说,我们要保持着不要为电视剧去写小说,如果你为了做电视剧而写小说,那么写小说这件事情就失去了意义,假如今天变成电视剧的钱比卖书好赚,我为了电视剧写小说,那作品的价值得打个问号。你的作品变成了一个剧本的先期版本,为了拍电视剧而写了书,这其实并不是特别符合我的追求。我觉得能够写出小说来,呈现小说完整的最终状态了,那我最厉害了。

  凤凰网娱乐:这几年网上对于你的作品属于武侠还是奇幻小说争议颇多,你看过这些争议吗?

  江南:其实里边没有那么多争议,因为我自己认为,它肯定不是个武侠小说,因为围绕的核心矛盾不是一个武侠矛盾,武侠小说为什么得以建立?是因为武侠小说在新武侠和传统武侠中,围绕的核心矛盾往往是同一个问题,比如说魔道和正道的冲突,家国大义,门派冲突,少年提剑向武当,荡尽天下,一夜成名,这都是属于武侠经典。(凤凰网娱乐:那你认为自己的作品应该用什么词语形容?)它是个非常典型的,比较倾向于指环王式的故事,甚至于比指环王的重量还要再重一点,因为指环王有至尊魔戒的存在,凭借一个道具带动一整个故事,这是相对比较轻盈的写法。

  江南:我觉得我跟他们的互动还是比较诚实的,因为自己也非常担心人设(问题),因为人设始终会崩塌的。一个作者在写书的时候,其实非常耗脑细胞,血糖耗的非常厉害,做人设是为自己写一篇故事,如果你又做人设又写故事,写两篇故事,那会很累的,过两种人生太难了。所以我会采取相对比较直接的方法跟读者沟通,作者最好的跟读者沟通的方式就是作品,而且作者长的没有演员帅,不要把自己当成明星来经营。

  江南:现在是个网络阅读的时代,所谓的经典阅读,就是传统的重度阅读,8个小时读完一本书的阅读方式,在渐渐的远离我们,读者希望追求的是更高级的阅读,但是我写书的方法比较传统,一直写不快,就会让我能供应的作品,和他们想阅读的东西产生一个断层,我们之间肯定会有一些没法协调的东西在里面,我在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这需要我把别的事情都放下,需要一点时间。所以这个过程中,也只能让他们催了,他催我也没办法,说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