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title}

如何利用医改构建和谐的医患关系

发表时间:2019-10-09

  我国医疗卫生人员始终弘扬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精神,秉持着崇高的职业操守,守护着我国13亿人民的生命和健康。是践行我国新医改的主力军。

  北京朝阳医院多年来努力坚持“以病人为中心”的理念,从患者最关心、要求最迫切的事情入手,致力于提高医疗质量,保障医疗安全,创造舒适文明的就医环境,减轻患者负担,方便群众就医,为构建和谐的医患关系做着扎扎实实的努力。

  日前,记者采访了中国医师协会呼吸科医师分会会长、北京朝阳医院院长、呼吸病学专家王辰博士,请他就当前情况下医疗机构如何构建和谐的医患关系,如何在缓解群众“看病难、看病贵”方面发挥积极作用等问题发表看法。

  记 者:大家都认识到,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相当复杂,有政府投入问题,有医疗卫生体制和药品流通体制问题,还有社会保障问题,等等。这些问题在短时间内难以完全解决,但这并不意味着医疗卫生部门可以无所作为。作为北京门诊量最大的医院之一,朝阳医院近年来在方便患者就医、缓解群众“看病难”方面做了哪些努力?

  王 辰:“看病难、看病贵”确实是当前医疗卫生服务存在的突出问题,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一方面,“看病贵”主要指的是没有参加医保的城市自费患者及没有参加农村合作医疗的农民花费比较大,“看病难”主要指到大医院接受知名专家的医疗服务比较难。前恒大翻译:球员状态不好不该被指责!另一方面,由于近20年来我国医疗卫生事业的快速发展,对于参加医保或可以报销的人群来说,用相当于欧美国家1/10的价格,就可以享受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的医疗服务,看病是不贵的。而且在国外,花几个月的时间等候知名专家看病的现象也相当普遍。因此,“看病难、看病贵”涉及体制机制等诸多原因,千万不要把矛盾都归咎于医院,把矛头都指向医生。

  我们北京朝阳医院作为百姓“健康所系,生命相托”的大型综合医院,本着“医者仁心”的良知,尽可能采取了多种措施方便患者就医,缓解群众“看病难”。

  首先,我们充分利用医院的学术优势给患者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北京朝阳医院的不少学科具有学术优势,被确定为北京市医学重点学科或北京市医学重点扶植学科。尤其是设立在我院的北京市呼吸病研究所,是我国呼吸疾病诊疗与研究的重点单位和北京市呼吸疾病防治研究的基地。多年来,我院充分利用自身的学术优势,努力为患者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除开放周六、日专家门诊外,还在医院旁租房开设第二门诊部,增加专家每周出诊次数,并延长出诊时间,同时实行电话预约挂号,以缓解患者请知名专家看病比较难的情况。

  其次,我们打破传统学科界限和行政科室划分,为患者开通“生命绿色通道”,其中包括急诊绿色通道、心血管病绿色通道、脑血管病绿色通道等。这些绿色通道24小时畅通,能为病人提供最快捷、方便、有效的抢救条件和设施,使病人在最短的时间内能够得到充分的评估、诊断和治疗,大大提高了病人的抢救成功率。

  第三,在“以病人为中心”的理念指导下,我院医护人员牺牲休息时间,首创365天不停诊的“全年候”门诊和夏季早晚各延长一小时的“夏时制”门诊,以方便患者就医。为了巩固治疗效果,心脏中心、呼吸科等科室大力开展患者健康教育,建立多层次网络,把健康的资讯传递给广大病人。我们还通过举办培训班、代培医生、现场指导等方式,为社区医院培养人才,并积极参与社区卫生工作。如我院心脏中心每月派主任医师一名、主治医师1—2名在京棉集团社区和管庄东里、西里、水锥子等10个社区开设专家门诊,并定期对社区医护人员进行培训;定期派护士长进行护理管理;不定期对社区群众进行健康教育和咨询义诊活动。这些举措,使社区群众在家门口就能得到大医院专家高质量的医疗服务。

  第四,努力改善就医环境。我院门诊体系为病人提供了特需点名专家门诊、特需专业门诊、普通专家门诊、普通专业门诊等四种就医形式,改善了门诊就医环境。此外,医院还调整行政用房,增加医疗用房,改善门诊和急诊电脑看病收费系统,努力为患者创造舒适文明的就医环境。

  值得一提的是,2004年12月,原中国铁路建筑总公司总医院正式划归朝阳医院,更名为北京朝阳医院京西院区,朝阳医院的“版图”由此扩大一倍。在医疗资源相对贫乏的石景山区创办京西院区,将优势医疗资源覆盖到北京西部地区,缩小了中心区与边缘地带医疗卫生发展的差距,为首都构建了一条从东到西的急救网络,极大地提高了北京市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能力。

  2005年,朝阳医院出院病人2.9万人次,门诊病人150万人次,是首都医疗卫生界名副其实的主力军之一。

  记 者:“看病贵”比“看病难”的问题解决起来更复杂。朝阳医院在减轻患者经济负担方面有什么好举措?

  首先,选用优质低价药品,直接让利于患者。以左氧氟沙星注射液为例,这类药是临床常用的抗菌药物,用药覆盖面广。2005年初,我院药事管理委员会通过决议,停用了四种不同厂家生产的昂贵的左氧氟沙星注射液,选用了价格较低的“注射用盐酸左氧氟沙星”。在患者人数增加、药品用量不减少的情况下,2005年与2004年相比,“左氧氟沙星”注射剂的总药费降低了550余万元,相当于直接让利给了患者。

  其次,首创单病种限价,严格控制患者医疗费用的支出。我院京西院区推出“腹腔镜下胆囊切除术单病种限价7000元”的服务举措,受到京城百姓的称赞。医院还在加强规范化管理、努力提高医疗技术水平、确保医疗质量的基础上,尽量降低医疗资源消耗,在保证医院正常运转的同时,让患者享受到低价优质的服务。经过认真调研,我们又陆续推出妇产科的“卵巢良性肿瘤腹腔镜手术”、“子宫平滑肌瘤腹腔镜手术”、普外科的“腹股沟无张力疝成形术”和眼科的“白内障超声乳化联合人工晶体植入手术”等四项成熟的、旨在“接受监督,让利百姓”的单病种限价服务措施,让老百姓花更少的钱,享受最优良的医疗服务,也让朝阳医院“救人为本,经营为道”的办院理念在百姓中得到认可。

  此外,医院领导干部以身作则,严厉查处行业不正之风,努力杜绝“回扣”和“红包”现象,切实减轻患者的经济负担。

  记 者:医护人员从事的工作技术要求高,职业风险大,需要有高超的医疗技术水平和高尚的思想道德境界。你们是如何调动广大医护人员的积极性的?在开展医德、医风建设上有什么好经验?

  王 辰:医生的职业是神圣的。爱心和责任心是医护人员必备的素质。在非典时期,我们朝阳医院的职工和全国广大医护人员一起,以奉献精神和职业操守赢得了全国人民的广泛赞誉。我们常说“医者父母心”,医生对患者付出关爱、责任与精湛的专业服务,一定会得到患者的尊重与信任。医患之间的信任,是构建和谐医患关系的重要保证。事实上,大多数医护人员是称职的,是具备应有的专业水准和职业道德的。他们平日工作辛苦、繁忙,还要不断学习深造,没有吃苦耐劳和甘于奉献的精神是很难做一个好医生的。但是,也确有少数医生的不当行为败坏了“白衣天使”的形象,致使医患关系紧张,医疗纠纷增加。2005年,我院以开展“保持员先进性教育”活动为契机,通过党员的示范作用,提高了全院职工为患者服务的意识,努力使医患关系建立在相互信任、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当然,他们的付出理应得到相应的回报。因此,为了调动广大医护人员的积极性,我们经过不断挖掘潜力、优化管理,千方百计地改善职工待遇,在不增加患者负担的前提下,不断提高职工的“阳光收入”。同时,严厉查处、杜绝“灰色收入”,不让“得利于一时,失义于长远”的“灰色收入”败坏医生的崇高形象。我们要求所有的院级、科室领导都要“以教为政,以身作则”,建立可检查和监督的专业与服务制度,规范医疗行为、完善服务措施、完善患者意见的反馈机制,让患者切实感受到医德医风建设的成果。

  记 者:作为一个曾经在国外学习工作过、又长期奋斗在治病救人第一线的专家型领导干部,您对今后我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有些什么建议?

  王 辰:目前我国医疗卫生体制中出现的一些问题,我个人认为,是由以下几个原因造成的:

  首先,社会保障系统不健全。进一步深化卫生体制改革是极其重要的。国家正在推行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就代表着我国卫生事业发展的正确方向。

  其次,医药系统的价格形成机制不尽合理。这包括了医疗价格和药品价格。从医疗价格来说,现在的定价没有充分体现不同等级的医院在技术服务收费上的差异。由于无论医院之间还是各医院的专家之间在医疗技术水平上有多大差异,医疗服务都是相同或相近的价格,致使患者无论大病小病都往大医院跑,大医院人满为患,一、二级医院却乏人问津。其实在北京,到一、二级医院看病是一点也不难的,但患者却不去。为什么?就是因为谁都想花相同或相近的钱享受最优质、技术含量最高的服务。因此,应尽快建立能够体现不同医院等级、不同专家水平、不同医疗服务内容的价格体系,引导不同的患者到相应级别的医院去看病,特别是到一、二级医院去看病。只要充分利用我国已经建立的现有医疗体系,就可以有效缓解“看病难”的问题。

  如果说“看病难”主要是由于医疗价格定价不合理导致医疗资源的利用不均所致,那么“看病贵”则主要是由于药品价格体系不尽合理所致。对于药品价格来说,主要是现行的药品价格管理体系中存在着很多灰色空间,滋生了商业贿赂等腐败现象。如果不铲除产生腐败的根源,而只整顿由这种体制产生的腐败现象,那么这样的反腐败工作将是不彻底,也是缺少长久生命力的。医院一定要放弃药品的采购权。对于大型三级甲等综合医院,我们提出“药品外营”的概念,就是将医院药品的采购、药品物流委托给医药公司经营,医院不再直接实施药品采购,但对医药公司所采购药品的质量要进行监管。“药品外营”是有利于百姓、有利于医德医风建设、有利于医院的经营发展、有利于规范医药公司的行为并促进其健康发展的明智之举。